1j31 9tfx geae giku o247 flzz pxfv 9b1l h3pn pjf7

第二十三章 反常的豆豆

作者:水月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标签:有一棵 g4mo js29992最新网址是多少

推荐阅读: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: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:不良鲜妻有点甜天价宠儿:总裁的新妻邪王追妻:废材逆天小姐都市最强仙医

恋上你看书网 WWW.630BOOK.LA ,最快更新阴婚诡嫁:妖孽鬼夫太嚣张最新章节!

    那股强大的阴灵力量,大概指的就是南宫烈了。

    我怔了一下,没想到他还做这个,做为一个二十六岁的年轻男人来说,他也算是怪材界的一朵顶级奇葩,不知为什么不想暴露南宫烈的存在。

    大概是怕他要了乔诚或者是我的命吧?

    所以此时我选择了转移话题:“老板,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同学?”

    “有啊。”经过两次接触,我发现叶帅说话直接了当,不喜欢绕弯子,虽然外表冷漠,但瞧他这半夜三更来学校里捉鬼的劲儿,其实也是个外冷内热的人。

    “她们就在那边宿舍里,你自己去找,我不想让她们看到我,走了。”话完站直身子,懒懒散散地拿着他的朱砂网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先在308室找到了苏妙和陈秋,再到305找到了卷缩在门背后的张小萌,等我们找到李豆豆的时候,她正在宿舍一进门口的地板上直躺着口吐白沫。

    她被吓得晕过去了,不知道蔡蓉的梦是什么意思,苏妙和陈秋说她们在宿舍里蔡蓉的床上翻过,什么线索也没找到。

    此时不是说话的时候,我弯腰把豆豆背起来,几个人跑下楼直奔医院。

    这情景可把门口的保安给吓死,上来便说不许说他们把我们放进学校的事,这整件事情以他们无关。

    幸好在去医院的路上,豆豆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眼神呆滞,像是吓得不轻,我们还是把她送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医生在给豆豆检查身体的时候,我被苏妙拉到门外走道上。

    她欲言又止,脸上的神色很不自在,而我却知道,这场谈话是迟早的事,其实我能理解她,只是她自己心里要膈应而已。

    “小念,你会不会怪我当时自己跑了没管你?”

    “傻,当时那种情况下,要是我我也会跑,别责怪自己,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听到门被关了起来,后来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为了化解苏妙的内疚,我故意小声告诉她:“其实那里面真有个吊死的师姐,不过她跟我说她只是和我们开玩笑的,之后便会投胎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段话把苏妙听得一愣一愣的,说实话,因为我们是法医学院的学生,发生这样的事情已经颠覆了她们每个人的认知观,一时半会还真就消化不了。

    还好豆豆的检查结果下来并没有什么大碍,但得去上一段时间的心理课。

    医生还说了我们几句:“你们这些女孩子真是闲得没事干,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,这要是吓出来精神病来谁负责,真是瞎胡闹,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鬼。”

    我们几个面面相觑,有苦难言。

    而医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身边正好站着一位穿着病号服的无牙老爷爷,老爷爷没有恶相,还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,正调皮地朝着医生的脖后根上一下一下的吹气。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时大概已经接近凌晨一点钟了,除了我之外,小姐妹们一个个还是脸色苍白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虽然医生说没事,但豆豆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讲过话,她两眼无神地靠在陈秋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我们虽然不说话,但一个个心里都明镜似的,还是很胆心豆豆会不会有什么不良的后果。

    最终张小萌打破沉默:“我也要去上心理课,从明天开始豆豆和我一起去,至于费用方面,我这边先付了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其实张小萌也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人,只是她从小到大的生活圈子让她有些我们平常人无法接受的傲娇,但人不坏。

    此时相信每个人心里都在惊恐的夜后淌过一股暖流……

    至于蔡蓉,我们谁也不敢再提起。

    张小萌开车把我们送到了有出租车的点,因为人多,她也不能一个个送。

    因为豆豆和陈秋虽然都是在打工,但因为工作单位相隔太远的原因,她们没有住在一起,此时看豆豆这样也不是办法,我决定把她带回小院。

    其实还有一点心思,想要带她回去让宽爷看看。

    小的时候要是我磕了碰了,宽爷都会帮我叫魂,说是磕的时候要是把魂给磕掉了,那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确定是否有用,但至少比让她一个人回去要强些,而且于豆豆现在的情况,叫她一个人回住所恐怕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小姐妹们起先是不解我的用意,之后苏妙说了一句:“没事,让她带豆豆回去,至少有宽爷在。”一句话提醒了众人,大家释然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上豆豆依然有些呆滞地靠在我肩上,脚步拖拖拉拉地走着。

    在回庙山去小院的路上,我曾经试着跟她讲了几次话她都没理我,豆豆很瘦小,她小而柔软的手冰凉冰凉的,我拉着她的时候,不知为什么,心里有些微妙的害怕感觉。

    哪知走到院子大门口时,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的豆豆精神突然一振,就像好端端的走着,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事似的,蓦地一下挣脱开我的手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豆豆,你怎么了?”我吓得急忙追上去紧紧拽住她的手臂,这大半夜的,要是让她跑了还不定得跑到什么地方去,哪能放手。

    “让我走。”豆豆发疯似的扭头来拨我的手:“让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啊豆豆,我是小念。”我企图将她瘦小的身子揽进怀里:“没事了,没事了,一切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没有过去。”“她还在,蔡蓉还在。”

    豆豆尖叫着,力量之大,差点就挣脱开跑了,而我为了不让她跑,只能拼尽全力拉紧了她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来一去的扭扯着,像打架似的,最终扑通一声两人一起倒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吱呀……院门就在这时候打开了,宽爷披着外套出来,问道:“丫头,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,爷,快来,我这同学好像有些不对劲儿。”

    宽爷已经七十岁了,眼神不太好,这会儿听到我的声音,急急朝我们高一脚低一脚地走过来,月光下眯眼一看:“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头再解释,你先帮我把她给制住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